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能惜取眼前人。但假以时日,王爷必能明白皇上的良苦用心。所以妾身恳请皇上不要收回成命!”

裴东琅震惊地看着苏知羽,不知道她为何说出这番话来。苏知羽言辞恳切,闻帝心中也是一声叹息。本来若她闹将起来,闻帝只会觉得她不识抬举。但她今日这番识大体的话说出来,让闻帝不由得刮目相看。但叹只叹她出身不好,若她不是这样来历不明,他也是乐得成全这对鸳鸯的。

水青琼目光落在苏知羽的身上,神色复杂。她没想到她竟然会求闻帝让裴东琅娶她。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想让她感激她么?

闻帝咳嗽了一声,继续宣了方才并未宣完的旨意。苏知羽和裴东琅二人落座,双双皆是沉默。裴东琅瞧见苏知羽的手在不停地颤抖,他想握住她的手,但心中火气未消,便移开了目光。

宴席后来的事情,苏知羽都无心顾及,别人说的话她也一句都没听进去。她只知道自己笑得快僵硬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在提着自己的一口气让她行尸走肉般地应付着恭贺的宾客。

真是讽刺,他们恭贺她三喜临门。自己的夫君要娶别人为妻,何来欢喜?

因为要守岁,所以宴席持续了很久,苏知羽腹中有胎儿,于是借口身体不适先行离去。她走的时候,裴东琅并未起身,而是继续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苏知羽漫无目的走了一会,紫瑞拉住她提醒道,“娘娘,回宫的方向不在那里。”

苏知羽摆了摆手,似不经意的开了口说道:“你先回宫吧,我一个人走走。”

紫瑞看着苏知羽有些踉跄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咬了咬牙,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苏知羽漫步踱到御花园中的湖心亭中,扶着柱子吹了一会儿风。寒冬的冷风灌进来,她却毫无知觉。湖面被冰封了,周围银装素裹,好一片美景。

“无花无月可赏,却有佳人在此。不知佳人可否陪本侯小酌一杯?”

容隐握着一只酒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苏知羽身后。苏知羽回过身,挤出笑容来,“宫中宴饮,正是世家小姐相亲的好时光。咱们大业风流倜傥的小侯爷怎么一个人跑这儿来了。”

“溺水三千只取一瓢。这些庸脂俗粉哪里比得上苏妹妹你呢。”

“什么时候嘴这么甜。”苏知羽伸手接过他手中的酒杯,“今天过年,咱们来干一杯。”说罢仰头将酒往喉咙里道。

容隐连忙夺下苏知羽手中的酒,嗔怪道,“我这壶可是好酒,你不要焚琴煮鹤。”

苏知羽撇了撇嘴,“小气。”

“不是我小气,若是平时,你就是喝穷了我也不怕。可如今你腹中还有个孩子,要注意些才是。”

“这不喝酒也没有美景可赏,难道就这么干坐着么?”

容隐笑了起来,忽然飞身上了房梁。片刻之后取下一张琴来,正是之前被苏知羽抢去又还回去的琴。

凤舞文学网 m.okdd.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